Skip to main content
新利app全站-新利18全站18-18全站客户端
 新利app全站 > 法兰克福 >

海德堡城堡

2021-06-29 13:24 浏览: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海德堡城堡坐落于国王宝座山顶上,名胜古迹非常多,历史上经过几次扩建,形成歌特式巴洛克式文艺复兴三种风格的混合体,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作。古堡的正门雕有披着盔甲的武士队,中央庭园有喷泉以及四根花岗岩柱,四周则为音乐厅、玻璃厅等建筑物。古城现在多数的房间是开放给游客参观,保存完好的一些大厅,目前仍可供宴会以及艺术表演之用。站在城廓上远望,满眼尽是无边无垠的葡萄园,美不胜收。堡中能储存220000公升葡萄酒的“大酒桶”以及大酒窖,是海德堡城内最吸引观光客的原因。

  Schloss Heidelberg, 69117 Heidelberg, Baden-Wurttemberg, G

  营业状态变更频繁,建议提前咨询景区。原营业时间:8:00-18:00(最后进入时间17:30),12月24日、12月31日8:00-13:00(最后进入时间12:30);12月25日关闭

  开放时间:宫殿庭院及大酒桶开放时间:8:00-17:30。医药博物馆开放时间:四月-十月10:15-18:00;十一月-三月10:00-17:30

  门票价格:花园免费联票(齿轮火车、城堡庭院、大酒桶及医药博物馆)5欧元,优惠票3欧元语音导览(含中文)4欧元;导游导览(仅德语和英语)4欧元,优惠票3欧元宫殿仅能跟随导游游览,请在售票处咨询当日安排

  海德堡城堡历时400年才完工,曾经是欧洲最大的城堡之一。城堡内部结构复杂,包括防御工事、居室和宫殿和城堡花园等,当年是一座军事要塞,同时也是选帝侯宫邸。

  16世纪时,海德堡选帝侯全力支持新教改革,也因此卷入“三十年战争”。17世纪初,整个海德堡卷入战争,并遭到了严重破坏。海德堡城堡也受到了重创,虽然得到了修复,但是规模远不如前。战争结束后,选帝侯把女儿莉兹女爵(Liselotte)嫁给了法王路易十四的兄弟奥尔良公爵,由于莉兹女爵性格直爽开朗,她在法国宫廷成为最受欢迎的女性之一。当选帝侯之子去世,选帝侯无继承人时,路易十四借口其弟媳为选帝侯公主,欲夺取统治权,这样法兰西帝国的疆域可兵不血刃地扩展到莱茵河右岸。选帝侯家族断然加以拒绝,路易十四便强硬地派军队护送奥尔良公爵至海德堡,结果就引发了“奥尔良战争”,选帝侯率军奋力抵抗,但仍失败了。海德堡城堡失守,选帝侯家族迁居曼海姆。

  法军为攻占城堡伤亡惨重,对这座城堡恨之入骨。1689年攻占城堡后就用火药炸,未能将其重创。四年以后,法军恨意未减,运来大量火药垒放在城堡内部,才终于将它劈成两半。城堡判您蜜地裂而不毁,一大半仍然站立着,另一小半塌陷,但是依然斜靠在未倒的那一大半上,在今天看来,这个裂口本身也是一个奇迹。城堡受到了致命的重创,上部某些房间只留有一面外墙。后来,城堡的部分建筑得以修复重建,至19世纪末主体建筑才恢复原貌并能使用,未修复的部分仍为残垣断壁。

  海德堡城堡在17世纪被三次占领并毁坏。在三十年战争中,海德堡城堡受到了重创,虽然得到了修复,但是规模远不如前。

  法军在1689年法尔茨继承战争战争中占领了海德堡,并先后两次(1689年和1693年)重创海德堡城堡。选帝候卡尔-菲利普(Karl Philipp)曾试图重修海德堡城堡,但由于财力不足,最终也没能如愿。1720年,由于海德堡的新教徒与罗马拔乌天主教徒发生冲突,选帝侯家族不得不迁居曼海姆。

  卡尔-菲利普的继任者卡尔-特奥多尔(Karl Theodor)试图修缮,但却因为1764年城堡被雷击并引发大火,不得不放弃。城堡由此被废弃,废墟上的砖石(建筑材料)被用作修建新的施维青根夏宫(Schlosspark von Schwetzingen),之后由被海德堡市民利用。来自法国的格棱贝尔格伯爵(Charles de Graimberg)倾尽精力和财力维护, 才使古城堡遗迹不致被人们当作采石场而被彻底摧毁。破坏的城堡被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马克?吐温(Mark Twain)、威廉?特纳(William Turner)等人美化为浪漫主义的代表和爱国主义的象征。哥特式的国王厅是 1934年修建的。

  踏着石砌马路,进入红褐色古城,首先是一座没有了围墙的城门,它是“伊丽莎白门”。此废墟中余留的城门是一六一五年建造的,弗里德里希五世为了庆祝伊丽莎白皇后的生日,下令在一日内完工。虽然城墙内外多已损毁,但城门依旧耸立,传说情侣若在城门前留影,则会缔造美满姻缘。

  城堡里有两个跟酒有关的看点,一个是大酒窖,另一个是 “大酒桶”。大酒窖内装满了一桶桶的葡萄酒,这些大大小小不同的大酒桶,总共可以贮藏项寻危二十八万公升的酒。倘若以一个人只再罪每天喝一公升的葡萄酒的线年才能喝完这些酒。此外,地窖旁有两个橡木桶,直径分别为三米和一米。传说在16世纪末,有一个名叫佩克欧的宫廷弄臣,受命专门看管这个大酒桶,这个千杯不醉的酒仙,平日以酒代水。后来,大家为他的健康着想,力劝他少喝酒,多喝水,想不到佩克欧却在饮下一杯水之后暴毙。于是,城堡主刻了一个他的木雕像挂在酒桶上,在酒窖墙上挂着他的画像,并封他为酒神,希望能让以后酿出来的酒都很好。城堡地窖是一个药品博物馆,展示有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的药草和制药的器具。

  有个传说,在十六世纪乘放记末,有一个名叫佩克欧﹝Perkeo﹞的宫廷弄臣, 受命专门看管渗页拜断这个大酒桶,据说他是个千杯不醉的酒仙,平日以酒代水,但也会藉酒助兴,自娱娱定求犁人,久之,大家为了他的健康着想,都力劝他 少喝酒,多喝水,想不到佩克欧却在改饮下一杯水之后暴毙。城堡的堡主于是刻了一个他的木雕像挂在酒桶上,并封他为酒神,希望能让以后酿出来的酒都很好喝,不管传说是不是真的,走进酒桶的封口,似乎隐约仍可闻到一股葡萄酒味!同时在酒窖墙上也挂着红发矮小带着笑容的佩克欧画像,可见佩克欧确是海德堡人的守护神,也是欢乐人生的象征。

  海德堡城堡中拥有一个大酒桶,一个小酒桶。大酒桶高七米,长八米,总共可以容纳二十多万升葡萄酒,历史上只有两次被盛满过。为了建造这个大酒桶,总共砍伐了一百三十多棵巨大橡树。在小酒桶所在的大厅里,是一个供游客休息的餐厅吧,游客可以在餐厅吧品尝到莉兹(Liselotte)葡萄酒。

  城堡地窖是一个药品博物馆,也是世界唯一的药物博物馆,展示有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的药草和制药的器具。 博物馆并不大,但整齐排列的瓶瓶管管可能是早年放置不同的药品之用,与我国中药店装置中药的功能雷同。 另外有一个空间放置了一些手工精制的器具,对学习理化的人来说,实习时经常用到的试管、烧杯、蒸馏瓶、研钵及杵、漏斗、刮勺、还有天秤等等器皿,在这里可以见到它们古早古早的样子,十分有趣,只是当时的器皿多为金属、木质或陶瓷为材质,且为手工制品。

  走出地窖,来到古堡前的大阳台,海德堡下的旧城区尽收眼底,内卡河河静静地流着,像是诉说着过往的历史, 阳光挥洒在古桥之上,幽雅的景致,也不禁令人引发思古之幽情, 享受这一刻的美好;置身在如此的美景之中,真希望时光能短暂的停留,徜佯在这般的人间胜境; 让人忍不住要赞叹这些曾经为这块土地而辛勤耕耘,流血流汗的古圣先贤、 文学家、建筑、雕刻、美学等艺术大师。

  海德堡人为了纪念海德堡城堡遭受的劫难,每年举行“火烧城堡”的集庆活动。当然不是真的放火,而是在晚上,借助灯光和烟火技术,再现当年法军攻打破坏城堡的历史。远远望去,残破的古堡,冲天的火光,壮观而惨烈。“火烧城堡”之后,要放15分钟的烟花,也许是为了让古堡进入“和平”状态。

  “火烧城堡”每年夏季举办3次,分别是6月、7月和9月的第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在欧洲,这一活动是独一无二的,对欧洲古堡有兴趣的人,不宜错过。

  海德堡位于内卡河畔,是一座景色秀丽、历史悠久的大学名城。从前有很多诗人和艺术家为寻求心灵闲适来到这里,他们热爱这块土地,赞美这个城市,创作了数不尽的艺术和浪漫故事,流传至今。

  如歌德就是其中的一人。他曾8次来到海德堡,并与一位名叫码丽安娜·冯·维蕾玛的姑娘产生热恋。在他的《东西诗集》中,到处可见这种炽热情感的流露。另外,诗人马梯逊、赫尔达林也在诗歌中高度夸赞过这个城市。

  在海德堡,即使不是伟大的艺术家,潜伏在普通人中的诗兴也会被风情四溢的城市风光催生。飞架在滔滔不绝的内卡尔河上的漂亮古桥,映照着夕阳余晖的古城堡,还有绿色的山岗,有着红专建筑的清新的街头景色,无一不可入画。海德堡毕竟是德国数一数二的观光名城,在那里您从容闲雅的心情决不会被破坏。

  海德堡的必游之处毫无疑问是古城堡-海德堡。站在古城堡上眺望到的城市风光,真是美不胜收。不加修饰的庭园反倒显得落落大方,轩敞明快。城堡内部的葡萄酒大酒桶、庭园及德国药物博物馆都可以自由游览。海德堡的整个城市在内卡尔河的左右两边扩展开来,主要景点几乎全都集中在老城区。位于老城区正中央的集市广场上有一座巴洛克风格的圣灵教堂,教堂竣工于1441年,它那漂亮的尖塔非常引人注目。而且这里有历代王储的墓葬区。进入教堂立刻能看到彩绘玻璃。教堂对面具有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是1592年由中国服装商查尔士·贝略建造的骑士之家。正门前的骑士像代表着该建筑的名称由来。老城区内分布着不少大学校舍。海德堡大学是德国最可炫耀的老资格大学,这里的学生监狱是游客值得一看的地方。由于治外法权的关系,学生在大学校园内干了坏事,警察也无法插手管理,于是市民们对大学当局纷纷表示不满,作为对策,大学当局设了这个监狱。被关入监狱的学生根据犯罪情况的不同而刑期从1天到30天不等,期间仅能得到面包和水。但白天还必须去上课,于是趁机搞来食物和酒,一到晚上又唱又跳,大吃大喝闹得不可开交。结果有越来越多的学生为了进监狱故意惹事生非,再加之伴随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社会越来越不安 宁, 这样始用于1712年的学生监狱终于在1914年被停止使用了。在集市广场,游客还可以欣赏到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暗红色城墙以及海德堡城堡的一部分建筑。

  集市广场上的圣灵教堂与骑士之家Heiliggeistkirche und Haus zum Ritter

  海德堡城堡是欧洲最优美、最著名的宫殿之一,每年前来参观的游客达300万人次以上。

  诗人克莱门斯·布伦塔诺和阿奇姆·封·阿尔尼姆的影子还飘荡在城堡上空,城堡的玫瑰色在落日余晖中闪闪发光。在城里小住的歌德,跌入了爱慕玛丽安娜·封·威廉姆的苦海之中,他把她变成了他的《东西狄凡》中的“苏莱卡”。在这个小城里徘徊,诗人不由得低低吟唱:“我把心遗失了……”

  维克多·雨果关于这座小城也有一句名言:“我来到这个城市10天了……而我不能自拔。”在这样一个轻易地就纠缠了情感的地方,好象每个人都会变成诗人,多少人在内卡河畔汲取了创作灵感?从而使这座小城成为那个时代浪漫主义的神殿。

  海德堡实在有太多理由值得被人宠爱:她拥有德国最古老的大学和大学图书馆,距今已有611年历史;她拥有欧洲最优美最著名的宫殿之一的遗址,在欧洲甚至与凡尔赛宫齐名;每年游客络绎不绝,达300万人次以上;历史上无数大诗人都曾为海德堡深深心折过:舍菲尔、布伦塔诺阿宁荷尔德林、埃申多夫、让·保尔……写下无数醉人诗篇;旅行社最新的广告词是“海德堡——歌德将心丢失的地方”。

  交通:海德堡市中心有电车和公共汽车的交集点,密集的线路可使游客自由地往来于市区与海德堡城堡间。乘坐41与42路巴士可往返于火车站与Universititsplatz间。

  位置:巴登-符腾堡州海德堡市国王宝座山,游客到达王国宝座山下后需要乘坐小火车升至半山腰的海德堡城堡站下车,步行至城堡。也可以乘小火车至半山顶俯瞰整个海德堡城市风光。